三千

【瑞嘉】对方不知如何解释然后强行塞你一个吻

*微博看到个帖子然后想着套到瑞嘉上会怎么样于是有了这么个无聊玩意
*原帖很搞笑我写得很流水账
*微博原帖链接:https://m.weibo.cn/3479630254/4142597146572956
*文笔渣渣,脑洞贫瘠
*ooc属于我


----------------------------

格瑞失忆了。

这忆失得毫无征兆,杀了格瑞亲友们一个措手不及。

重情重义的金自然不会弃发小不顾,当即要将他和格瑞相遇后所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一一讲述,希望借此能帮助格瑞恢复记忆。结果一讲就是一上午,金口干舌燥,当事人却还是一张没表情的面瘫脸。金的内心是崩溃的,要按往常的发展,这个时候——不,该说更早之前格瑞就会顶着那张像被冰封住的帅脸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然后自顾自潇洒离开才对。然而现在!银发男子居然安安静静地听完了他的长篇回忆录没有一丝动作?要不是知道格瑞失忆,金绝对会认定眼前这人是个假竹马。

不过既然没反应那也只能证明一件事。

“怎、怎么办凯莉,看来格瑞失忆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得多,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恢复记忆啊?”

紫堂不在金一下子也想不到办法,只能求助身边一边咬棒棒糖一边捧着手机看电视剧的凯莉。

等等,那手机好像是格瑞的吧?先前借格瑞的手开了机说是为了看能不能找到突然失忆的线索,结果只是为了看剧吗……特地调了静音算不算是凯莉心血来潮的体贴?

“哎,不就失个忆而已吗,金你那么大惊小怪干嘛?”注意到金的视线,凯莉把还在播放中的手机往床上一抛,满不在乎地答道。

不就?失个忆?而已??金目瞪口呆,怀疑自己是不是对失忆有什么误解。失忆难道和感冒一样,过几天会自然痊愈的吗???

嚼碎了最后一口糖,凯莉满足地伸了伸懒腰,晃了下手里已被自己享用完只剩棍子的棒棒糖,对金说:“欲速则不达,你一下子将那么多信息塞给他他怎么接受得了,不如让他静一下,先好好整理思绪。”

“好像……还挺有道理……?”

“废话,你当本小姐是什么人。还有就是,适当找些刺激源给他,说不定立马见效啪啪地就全都想起来了。”

“诶诶,有这么厉害,那要去哪找?”金激动了,一副挽起衣袖要去寻宝的架势。

“啊,那个我已经有安排了,你就不用担心啦!都中午了我们赶紧去买吃的吧,我都饿死了!”凯莉站起来,拉着金就要往门外走。

“凯莉等等,还有格瑞——”

“哎,金你这个笨蛋,刚刚才说了要让格瑞静静的,当然是我们两个出去带吃的回来给他啦!”

“对、对哦!格瑞,你先歇会,我去买点吃的很快回来!”看到银发男子点头后,一边露出灿烂笑容一边挥手的金被凯莉拉着出了门,屋子里又重回以往的安静。

格瑞舒了口气。

他现在确实需要一个人静一下。他面无表情不代表内心也是波澜不惊。不过,那位自称是自己发小的少年得知情况时比自己反应还大反倒让他镇定下来。说实话,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让人难以忍受,格瑞很努力试着将金所说的“记忆”吸取消化,无果。对于没有任何记忆的自己而言,金口中的“格瑞”更像是一个陌生人,和现在因一无所知而感到焦躁不安的自己完全没有任何联系。

看来一个人静静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效果啊。格瑞摇了摇头,视线瞥到被凯莉抛在一边还一直播放中的手机,画面正好是女主大发雷霆,男主哄劝无效,最后男主强搂着女主入怀深情拥吻,松开后女主一脸娇羞说:“我原谅你了。”

格瑞表面:……………………

格瑞内心:这都什么鬼操作?!?!?!?!?堵住别人的嘴就会消气?!!?

然而没等格瑞理解这操作个中奥妙,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中气十足的少年音随着主人的身影一起破门而入:“格瑞!没想到居然会有你向我邀架的一天!你终于想通了吗!”

格瑞愣了。

他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入侵者,比自己矮个头,乱蓬蓬的金发,稚气未退的包子脸,与自己对视的金眸透出高傲与兴奋,还有张狂的笑意……一瞬间,格瑞脑海里似乎闪过了什么,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捕捉便以消逝无踪。

“喂,格瑞,别磨磨蹭蹭的,难得你开口说要打一场,那就赶紧找地方开始,不然我就直接在这开打把你家砸个稀巴烂。”少年似乎对格瑞的迟钝非常不满,眼中的金色也变得锐利凌厉了些,盯猎物一般死死盯着格瑞。

格瑞那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也难得出现了一丝变化,明显流露的情绪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不悦地皱眉,不过还是尽量平静地述说事实:“抱歉,我失忆了。所以我不记得对你邀架的事……”

“哈啊?你在愚弄我吗,格瑞!”少年的神色顿时险恶起来,大步走过来一把抓住格瑞的领子,“失忆?要撒谎演戏拜托用点高明的手段,这种烂大街的破梗想糊弄我?你太让我失望了,格瑞!”

“………………”

实话实说却被人当借口,还要被对方凶巴巴地抓着领子威胁,一股“今天不交待清楚我就连人带家都拆了”的狠劲,格瑞觉得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烦躁值即将满点沸腾。他握住少年的手本想将自己的衣领从中解放,然而神差鬼使地,那一刻,他居然想到了刚才手机播放的电视剧里那幕场景。

那套做法对眼前这个炸毛的包子脸会不会有效?格瑞无意识地想着,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的手已扣住对方的后颈,自己的唇贴上了对方的——



口感还挺好。

忍不住又多舔了两口。

等格瑞松开手,稍稍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后,落入眼中的是僵得像掉了魂的少年。

呃,这和剧里的反应好像不太一样啊……揉揉那头亮灿灿的金毛,没反应;戳戳软软的包子脸,还是没反应;看着过于安静的少年,格瑞没来由地担心起来,话语不经大脑脱口而出:“喂,没事吧,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谁?少年的名字?

格瑞万万没想到回想起来的第一个记忆居然是别人的名字,还是一个怎么看都很麻烦的家伙的名字。内心正百感交集,一直石化中的少年,嘉德罗斯像被刚刚那声呼唤叫醒了似的,一把推开格瑞同时往后退了数步,白嫩的脸上染上绯红,小小的身子颤得厉害,“格瑞,你,你……”

“现在立刻马上和老子干一架!!!”



格瑞的家最后还是被拆了。

无家可归的他最后被安排到嘉德罗斯家里暂住。凯莉大小姐给出的理由是:既然是他拆了你房子他当然有责任收留你!

还有就是:既然格瑞第一个想起来的是嘉德罗斯的名字,那就证明这个刺激源效果拔群,说不定处得久些记忆就可以全部恢复啦!

皆大欢喜,对不对?


End

用回以前风格画的嘉德罗斯,还是这样画更顺手,虽然比例仍然崩坏_(´ཀ`」 ∠)_

回家路上。

嘉:格瑞,我要去KXC。

瑞:好。

嘉:格瑞,我要吃汉堡。

瑞:行。

嘉:要喝可乐吃雪糕。

瑞:都依你。

嘉:和我打一架。

瑞:不打。

嘉:…………(切,居然没上钩)

瑞:…………(死性不改)


-----------------------------

投票结果的嘉嘉实在太可爱一时没忍住又OOC,画渣功力不足只能继续借用MMD模型来表达脑洞场景了OTL其实……想把嘉嘉带回家的人是我(被烈斩砍成小星星)

lof对4g为什么这么不友好…一张图都刷不出来…心好累…_(´ཀ`」 ∠)_

【瑞嘉】死循环

*学园pa
*风纪委员格瑞(高二)x学生会长嘉德罗斯(高一)
*想写小甜饼结果失败的产物(不过绝对不是be
*文笔超烂,写文只图自己爽
*ooc属于我

以上ok的话欢迎食用w


-------------------



接到安迷修的短信后匆匆跑出部室冲下楼梯的格瑞,在眼角瞥到一缕熟悉的金色时本能刹住脚步准备原路折返——可惜为时已晚,少年清亮通透的嗓音敲击着他的耳膜:“这么着急要去干什么呢,格瑞?”

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堵在下方楼梯口的三人组,中间的金发少年嘴角露出一抹挑衅的笑容,直勾勾地对上了格瑞的视线。明明是仰视的角度,但少年眼中的高傲与浑然天成的霸气硬生生让人有种他正站在高处俯视众生的错觉。格瑞心里暗自叹气,脸上却静如死水,开口发出的声音依旧毫无温度:“让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笑意更深,“那就先和我打一场。”

“我拒绝。”听到意料之中的嘉式标准回答,格瑞不带一丝犹豫干脆利落转身向上走——此路不通,还有另一边的楼梯呢,何必浪费时间。

“站住!”音量不大却蕴含着强大的威压。话音刚落一股凌厉的劲道破风向格瑞身后袭来。侧身闪过的同时格瑞也看到了稳稳落在自己面前的嘉德罗斯,看到了他眼底的金色流光正不安分地摇曳着,仿佛下一秒就会以燎原之势将格瑞吞噬殆尽。

格瑞有点头疼,看阵势他估计这次要摆脱嘉德罗斯没那么轻松——虽说据以往经历来讲,根本没哪次轻松过。有那么一瞬间,格瑞都有点自暴自弃想要以暴制暴,但恪守风纪个性隐忍的他还是压下了自身的冲动:“校内严禁私斗,嘉德罗斯,你身为学生会长,难道要破坏风纪吗?”

“哼,”义正辞严换来的只是嘉德罗斯一声不屑的嗤笑,“格瑞,你少和我来这套,还是说,我以学生会长的身份下令,你就会乖乖和我打一场?”

“不可理喻。”话不投机,格瑞也不想再进行无谓的唇舌之争。安迷修那边还等着他去支援工作,他可没空陪这个一天到晚都想着找自己打架的战斗狂疯。

说到底,格瑞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嘉德罗斯为什么老爱找自己茬。

哪有全校第一找排名第二决一胜负的,反过来还差不多。

没错,嘉德罗斯成绩全校排名第一,格瑞第二。

凹凸学园的考试和其他学校有点不一样,考试内容全校统一,只是合格线会根据年级划分。嘉德罗斯的入学成绩就已经相当惊人,但更惊人的是他那与可爱外表完全不符的狂妄与强大。入学后第一次期中考便力压群雄夺了第一,还顺便将来踢馆的他校小混混揍得哭爹喊娘落荒而逃。之后学生会长主动让贤,嘉德罗斯也不推脱,就这么坐了会长的位置。这一坐倒是把周边的混混都给镇住了,不敢轻易挑事和对学园的学生下手。校内人传嘉德罗斯为镇校之宝——当然本人是毫不知情,毕竟大家都惜命。

这个时候的格瑞和嘉德罗斯还没有任何交集。嘉德罗斯对(成绩)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人不屑一顾,格瑞对这个一来就把自己第一给抢了的一年级小学霸倒是有过一点好奇,但也仅限于此。毕竟在格瑞心中,更重要的是自身的磨练和提升,排名只是成果的体现罢了。所以,二人井水不犯河水,各有各精彩——

本该是这样发展才对,为什么事态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就在格瑞走神的瞬间,一个长方体顺着抛物线迎面砸来。回过神来的同时右手已经稳稳地将东西接住,待看清手中物体的模样时,格瑞的脸色沉了几分。

“安迷修在哪?”依旧是没什么起伏的语调,但这次却染上了寒意。

这家伙为了和自己干架可谓想方设法挑起自己的怒气和战意。格瑞不希望因为自己给别人带来麻烦,也不想坏了原则进行无意义的打斗。然而嘉德罗斯的出现将他原本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每天躲不知何时就会出现在附近的他不说,还要被凯莉调侃自己的这位“追求者”的攻势是有多热烈……

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烦躁,格瑞拧了拧眉,试图将这情绪压下去。但嘉德罗斯像是不给他机会一般,嚣张地翘起唇角:“想知道?先打赢我再说。还是……干脆把那个新来的转校生也一起干掉,你才会认真起来?”

“嘉德罗斯!”格瑞一个大步向前,二人的距离转眼伸手可及。冰冷的紫锁住了熠熠发光的金,格瑞听到自己一字一句说:“要是你敢动金他们一根头发,我就转学。”



沉默,一下子覆盖住并不宽敞的空间。



格瑞说完自己也愣了,转学?这算什么威胁,那个高高在上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家伙怎么可能因为自己区区一个——

等等。

嘉德罗斯死死瞪着格瑞,那眼神用恶狠来形容毫不为过,鎏金色的眸子里盛着满满的诧异与愤怒,似乎……还夹杂了一丝委屈和受伤。


…………



格瑞想自己一定是被嘉德罗斯气傻了才会产生这种错觉。


四目相对的时间似乎漫长又恍如弹指间,最终却是嘉德罗斯别开目光,少见地一声不吭离场,晾着格瑞一人在原地发呆。

闹剧无疾而终,本是格瑞期待的结果。然而心中那股烦躁非但没有减少,反而逐渐扩张,缠绕住整个心脏,霸道得像某个不讲理的少年,再也挣脱不掉。

格瑞苦笑。

其实他清楚自己烦躁的根源,只是不愿承认。不愿承认,故而烦躁。

死循环。


——直到刚才,在看到嘉德罗斯表情的那一瞬,有什么,开始破茧而出。



-------------------



后续一:


安迷修觉得自己今天特苦逼。

遇到自称海盗团的那群不良打了一架不说,结果把手机弄丢了害他半天好找,无功而返在楼下遇到杀气冲天的学生会长,上楼却发现同是风纪委员的后辈冰雕一样伫立在楼梯间,手里还紧紧攥着自己的宝贝手机。

鉴于后辈脸色不大对安迷修也就没追问为什么自己手机会在他手上,倒是格瑞见到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把手机还给安迷修后,问道:“雷狮他们呢?”

“自顾自找上门打了一架就走了……说起来你怎么知道我见到雷狮了?”

“不是你发短……”

“啊?”

面对突然噤声的格瑞,安迷修脑子里虽然无数问号,最终还是善解人意没问出来。

只是突然想到楼下遇到那气鼓鼓的包子脸,格瑞的反常,大概,也许,八九不离十,是和那家伙有关吧。

……算了,管他呢。



后续二:


第二天午休。

嘉:格瑞你给我听好,不管你跑到哪老子都会找到你和你好好干一场的!

凯:哇哦~好热情的告白,真羡慕你呢格瑞,被我们会长大人这么深爱着!

瑞:…………



END

旧瑞:来来来这边拍一个!……怎样,有没被我们帅到!

现瑞:………………(丢人)

-----------------------------------------

感冒在床上躺了一天,感觉再不做点什么就快要死了……事实证明对于我这个瑞吹来说还是玩格瑞最治愈了w(你)

偷懒了好几天的每日一练…好像越画越不像了啊😂

嘉:格瑞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瑞:结婚。
嘉:???!!!???
可喜可贺。
……mmd真好玩_(:з」∠)_

每日一练…好久没画的格瑞…格瑞你还是拿烈斩来砍我吧我实在画不好orz

模型来自官方,背景来源不明(模型信息上写着copyright:techarts3D),本来想弄个温馨气氛但不知为啥弄完后看上去感觉微妙…看在我第一次弄mmd的份上就别打我吧😂